巴西电力资产运营正常 三峡集团将在当地深耕

巴西电力资产运营正常 三峡集团将在当地深耕

        近一年以来,巴西政经形势变化剧烈。随着石油贪腐案持续发酵,巴西总统罗塞夫在距里约奥运会开幕不到三个月的时候被停职。巴西经济去年衰退了4.08%,为1990年以来最差表现,据巴西央行预测,今年还将衰退3.3%。

        当外界开始怀疑“金砖”巴西是否开始褪色时,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三峡集团”)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林初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独家专访时却认为,尽管巴西近期经济发展出现停滞、下降,但巴西经济整体的抗风险能力强,在这样的市场寻求长期的发展“一定是有前途的”。

        林初学介绍,中国水电界很早就与巴西水电行业接触交流,三峡工程自设计、建设之初就学习借鉴过巴西伊泰普水电站的建设经验。基于对巴西市场长期的观察,林初学认为,巴西的电力市场体系本身是比较成熟和完善的,受石油贪腐案直接影响不大,目前仍在正常运行。

        三峡集团于2011年开始调研巴西电力市场,2013年设立三峡巴西公司,现已拥有7个水电站项目(其中4个控股电站、3个参股电站)和11个风电项目,总装机容量近600万千瓦(约93%为运营资产,其余为在建项目)。

        去年巴西政府出售电力资产特许经营权,三峡集团在巴西完成了迄今为止最大一笔海外收购,以37亿美元的价格中标朱比亚和伊利亚水电站(装机容量分别为155.1万千瓦和344.4万千瓦)的特许经营权,一跃成为巴西第二大非国有发电企业。

        从收购葡拼搏在线电巴西水电、风电项目部分股权,到与巴西国电、葡电巴西联合投标水电站绿地项目,到获得巴西两座大水电站特许经营权,三峡集团在巴西的业务持续向价值链高端跃升,已经进入开展资本并购、管理运营电站、获取长期收益的全新阶段。

        巴西电力市场体系未受政经危机波及

        《21世纪》:三峡集团2013年在巴西成立子公司,开始正式开拓巴西市场。为什么看好巴西市场?

        林初学:巴西的故事对三峡人来讲就长了。巴西本身是一个水电资源大国,在清洁能源开发利用方面具有相对优势。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西经济快速发展,水电开发形成了相当规模,积累了丰富的产业经验。同时,巴西电力市场的监管、规划和开发运营也形成了比较好的制度体系。资源禀赋和制度条件为本土和国外企业在巴西开展清洁能源业务奠定了基础。

        以三峡集团为代表的中国水电界跟巴西同行很早就有合作。早期合作主要是在技术交流层面。伊泰普水电站(该电站装机容量1400万千瓦,是当今世界第二大水电站,仅次于三峡电站)是巴西在上世纪完成的具有世界影响的水电建设杰作,也是中国水电界在三峡工程设计和建设过程中学习借鉴过的榜样。有许多中国的管理人员和工程师都到伊泰普参观交流过。三峡工程投运后,在大型水电设施生产运营维护、生态环境保护、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方面,我们也跟巴西同行进行过多次交流。中巴水电界交往了很长时间,双方相对是比较了解的。

        《21世纪》:一般来说,电力行业被认为是国家战略行业,是受到严格监管的。外国企业进入巴西电力市场的难度大吗?

        拼搏在线 林初学:巴西的能源市场相对比较开放。水电资源作为最主要的能源形态,与其它能源一样,由巴西国家矿能部进行全国性规划。政府会依据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对能源需求进行预测,对河流资源、风电资源和其它能源开展全国性调查,选择一些重点资源点,组织前期工作研究。在此基础上,他们把可行性研究结果向全社会公布,然后进行招标。这个招标是同时对本土和国外企业公开的。这样的做法有两个特点:一是开放的市场,一是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对资源进行高度计划性的开发。

        当然,巴西也对本土产业有一定的保护考虑。比如,如果开发商拿到资源后,想在开发中利用巴西政策性银行的优惠贷款,就必须实现技术装备物料劳务一定比例的本土化。它对本土企业的支持是体现在这些方面,而不在限制准入上。这些条件结合在一起,是比较适合具有技术、管理和资本优势的海外投资商进入巴西电力市场的。

        《21世纪》:巴西去年以来经历政治、经济危机,怎么看待和防范这些风险?

        林初学:我们跟巴西水电界的接触有几十年了,对巴西电力产业不是看一时一事,而是着眼于长远。巴西经济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成长起来,尽管遭遇了中等收入陷阱,近期的发展也有些停滞、下降,但长期来看,巴西仍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国,整个经济体系的抗风险能力总体而言是较强的。如果是看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话,在这样的国家发展还是一定会有前途的,只是如何把握住机遇将每一个项目做扎实的问题。

        巴西现在政经格局的基本成因,是由石油贪腐案暴露出来的政企关系引发民众不满,持续发酵导致困局。但除了贪腐案本身这个导火索外,还有一个背景是全球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影响。全球经济陷入低迷,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被抑制,巴西作为资源输出大国面临困难。这个危机是有时间性的。

        我们也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寻求各种管理措施以预防风险演化为危机。但是,让我们相对有信心的是,巴西电力行业整套体系比较成熟和完整,跟石油贪腐案和政治危机的直接关联不大,电力体制仍在正常运转。现在电力行业受影响最大的是一些别的因素,比如前两年的干旱、由需求不足引起的电力市场发电能力过剩、受新能源发展影响的能源构架要进行结构性调整等。这些是直接影响我们在巴西投资的因素。

        收购葡电水到渠成,三峡和葡电在巴西各有侧重

        《21世纪》:收购葡电给三峡集团在巴西的发展带来了什么好处?

        林初学:葡电实际上并不是三峡集团在巴西的第一个合作伙伴。从广义上讲,几十年电力同行间的技术交流和学习本身就是合作。在我们跟葡电巴西形成合作关系之前,三峡团队已经就开拓巴西市场做过一些前期工作。最早关注的巴西项目是在亚马逊河支流的马德拉河开发。在圣安东尼奥水电站、吉拉乌两个电站开发早期,我们就予以密切关注。我记得,我当时请集团国际合作部、科技环保部关注马德拉河水电开发策略的特点,特别是在环境保护方面跟水电业一般做法的差异。

        2011年,三峡集团确定国际化业务三个市场定位:一个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清洁能源市场,第二个是周边具备跟中国互联互通条件的具有水电和新能源资源的市场,第三个是非洲和拉美著名河流水电资源富集的绿地项目市场。其中,巴西亚马逊河和巴拉那河这些水电资源富集的流域本来就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三峡集团开始尝试进入巴西电力市场是在2011年初。那时候,我们就对当地市场规则进行调研,跟巴西监管机构和电力企业进行探讨,跟巴西政策性银行进行接触,为进入这个市场做准备。投资的第一步是战略定位,然后是了解规则,建立联系,接下来是“找感觉”和“瞅机会”。我们在前期洽谈过巴西能源网的收购,参与过巴西美丽山水电站机电安装项目的投标。在这些尝试的基础上,2013年跟巴西国家电力公司和葡电巴西的合作就水到渠成了。

        《21世纪》:请介绍一下三峡集团跟葡电的合作方式。随着三峡集团在巴西的壮大,未来两者的合作模式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林初学:三峡持有21.35%葡电股份,是葡电第一大股东,同时,三峡跟葡电又是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已经确定会在一些战略目标区域进行合作,包括亚洲、欧洲和拉美,下一步可能还有非洲。我们在巴西本土跟葡电巴西有合作。

        葡电巴西跟三峡集团的战略定位略有不同,他们主要做市场的发电和配电,以及风电。这是他们的侧重发展方向,这些领域大家可以进行合作。但我们的重点是水电资源开发,特别是大型水电开发,而这不是葡电的重点。

        我们正在跟踪巴西第四大水电站绿地项目(塔帕若斯水电站),这是一个位于亚马逊河流域800万千瓦的巨型电站。在这个项目中,我们跟葡电巴西就不是共同的投资伙伴,而是借用他们的本地经验,跟他们一起做调研。而投资的时候,三峡集团将带领中国的联营体进行投标。每个项目的模式是不一样的,我们会根据各自的特点、战略定位和竞争优势选择合适的方式进行合作。

        获中拉基金支持,在巴西完成最大海外收购

        《21世纪》:去年,三峡集团以138亿雷亚尔(约合37亿美元)收购伊利亚、朱比亚两座水电站,体现了集团强大的融资能力。能否介绍一下集团的主要融资渠道?

        林初学:不能简单地看有哪些渠道。三峡集团在巴西能够得到资本市场认可的重要原因是,作为国际清洁能源开发商,我们的战略定位跟技术、财务、管理的综合能力是匹配的。集团通过三峡工程、金沙江开发等国内项目展现出的建设能力、财务实力以及累积起来的商誉,能够支撑它实现既定战略,完成有关项目。能力、商誉和战略的匹配,这是三峡吸引国内外金融机构注意的原因。

        围绕清洁能源发展战略,三峡主要扮演一个产业投资人的角色,这个角色跟国有企业改革对国企的定位相吻合。为什么国家要在某些产业中保持国有经济成分?就是要发挥这些企业对整个产业的影响和带动作用。在清洁能源领域,我看到的不是竞争,而是大量的资源整合和合作机会。三峡集团有信心也有能力,按照自身战略发展规划,联合尽可能多的产业合作伙伴一起完成这个使命。

        《21世纪》:在巴西市场上,来自中国同行的竞争激烈吗?

        林初学:在三峡集团考虑进入巴西的时候,中国在巴西的企业还不多。近年来,有越来越多中国企业看好巴西市场。这个变化与大家对这个市场的了解增多,以及巴西市场监管和准入的变化都有一定关系。中国国家电网在巴西输电行业已有非常重要影响,三峡集团也成为巴西第二大私营发电企业,这说明中国企业可以在巴西有所作为。

        尽管关注和想进入巴西的中国企业比较多,但这并不是竞争,首先还是合作。三峡的合作伙伴不仅有葡电巴西、巴西国家电力,还有来自中国的合作伙伴。在伊利亚和朱比亚电站收购中,我们就是跟中拉产能合作投资基金一起进去的。一个项目常常可以带动一个产业链的发展,并不是说一进去就必然是竞争关系。

        《21世纪》:为什么会在水电项目之外拓展风电项目?

        林初学:巴西的风电资源很丰富。尽管巴西现在整个电力构架以水电为主,水电占80%以上的份额,但近几年巴西丰富的新能源资源也显露出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已经有很多本土和国际投资在巴西的东北和南部寻找风电开发机会。巴西的风电资源投标项目发电小时数都很高,都在3000左右,有的逼近4000。在把刚接手的水电站妥善安排以后,如果有条件,三峡巴西也会腾出一些精力考虑风电和太阳能项目。

        《21世纪》:据报道,有多家中国企业想买下巴西可再生能源企业Renova Energia SA的16%股份。三峡集团也是其中之一吗?

        林初学:三峡在巴西已经有了比较好的业务发展基础,致力于在巴西进行长期发展。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会有很多机会而不仅仅是一个机会。我们不会特别在乎某一个机会,不会觉得哪个必须要拿下,而是要进行长期的考虑。

 
三峡集团巴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